廷上有雨

有一颗我从小仰望的星星 悄然陨落

让你笑过 就没勇气 赤裸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抱熊氏:

在被打死的边缘试探……
我错了,下次还敢……(..›ᴗ‹..)

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亲爱的你慢慢飞

丰月及已:

玫瑰花刺

算计(论沈大美人为什么跪在雨里)

啊磕的爽

于以玄月:




  • 粮太少了不得不自己产


  • 时间节点是原著结尾,赵云澜等沈巍醒了就离家出走之后。


  • 脑洞来源是番外一以及沈美人跪在雨里那幕。



 


 


 


 


是特别调查处复工的第一天。然而现在对特调处来说,已经没什么算得上是大案子了。毕竟有昆仑君坐镇,镇魂灯长燃,妖魔鬼怪还能作出多大的乱子来?


窗外乌云蔽日。


原本趴在窗台上的黑猫前爪一蹬跳了下来化成了人形,打了一声响亮的喷嚏。“我说这大中午的,天黑成这样,是要下雨啊?”


祝红正用锉刀挫她的美甲呢,有一搭无一搭的回道,“下雨了正好,反正我这有伞。”


大庆往沙发上一瘫,“我这不是没带吗?”


正说着话,门口传来老李客客气气的声音,“大人,您来了。”


众人侧目,沈巍走进屋子里,手里拎着个饭盒。


斩魂使迷弟楚恕之“腾的”一下站起来了,“大人。”


沈巍朝他点了点头,过来把手里的食盒放在了桌上,“你们赵处胃不好,麻烦大家一会务必把这饭送到他手上。”语毕转身就要走。


“大人!”大庆站起来了,对上沈巍回过头来质询的目光。“赵处就在里面呢,您不进去吗...”


“不了,”沈巍朝着赵云澜办公室的方向远远的望了一眼,“他不想看见我的。”


话说完就走了,大庆的“诶”字卡在喉咙里没说出来。


大庆看着桌上那盒饭,犯了难。“那个谁,红姐,你把饭给赵处送进去吧。”


“我可不去,”祝红靠着椅背,“老赵这些天都像吃了枪药似的,就你自己不想往他枪口上撞啊?”


“你不一样啊,你可是被赵处亲自发了好人卡的,..”


祝红直接把手里的锉刀朝着大庆扔了过去,被黑猫灵巧的躲开了。


赵云澜办公室的门响了一下,人大步的走出来,“大庆,去食堂给我打份饭!”


“哎赵处!饭在这呢!”大庆忙指桌子。


赵云澜嘴角动了一下,“今天这么积极?还知道提前给领导打饭?”人走过去,刚把外面那层塑料袋剥了,脸色一下就沉了。


屋子里的人都紧张兮兮的盯着他。


“小郭啊,你现在还长身体呢,过来把饭吃了吧。”赵云澜看了一眼正在角落里拿着个扫帚满屋子扫灰的郭长城。


“啊...?”这可把实诚人郭长城吓了一跳,“那是沈教授特意...”


“我让你吃了!”赵云澜的声音骤然提高八度,吓得郭长城抖了一下。然后他大步流星的直接从屋里出去了。


“怕不是更年期了...”楚恕之摇了摇头。


“他们俩这冷战要到什么时候啊...”汪徵弱弱的搭了个腔。


大庆过去把饭盒拿出来了,“我也饿啊,老赵不吃我吃。”


“副处!那可是斩魂使大人专门给赵处做的...”郭长城连忙阻止他。


大庆把保温盖子拧开了。斩魂使做的?他可是赵云澜的猫,他就不信斩魂使能找他麻烦。然而他的动作还是在看到里面东西的那一瞬间停了下来。


那蛋包饭上用番茄酱画了一个大大的笑脸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在沈巍连着一周过来送饭赵云澜持续的看都不看一眼之后,大庆终于忍不住了。在沈巍又一次放下饭准备走的时候叫住了他。


“大人,您自己把饭送进去吧。我实话跟您说,之前您送来的饭老赵都没吃...”


沈巍的嘴唇动了动,“我猜到了。”然而还是全身笼罩着难掩的失落。


“你们这一直连个面都不见也不是个事啊,还是应该把话说开了...”


说开吗?沈巍又看向赵云澜办公室的方向。自己被冰锥刺伤那天,赵云澜就一字一句的跟他说,如果再有一次,就跟他翻脸。可自己还是这样一意孤行了。他这样一边想着,一边就去敲响了赵云澜办公室的门。


赵云澜自然以为是大庆,很平缓的一句,“怎么了?”


沈巍活了这一万年来,身上总是披着斩魂使的那层冰寒疏离的壳子。可是面对赵云澜的时候,他却紧张的都不知道手脚要摆在哪好。他眨了眨眼,小声开口,“云澜...”


赵云澜从桌上乱七八糟的文件里抬头看了他一眼,脸上没什么表情。“大人有什么事吗?”


“云澜,我...”沈巍一向是不善言辞的,被赵云澜这么一看,更是半天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
“那麻烦您先出去,如果想起来什么事了请出门右拐找档案科汪徵,她会受理。”一句话说的行云流水,就是很不赵云澜。


“我错了。”沈巍急了,可是他什么都说不出来,之前想好的解释也都没用上,最后只剩下这三个字。


“斩魂使大人这样我可受不起。”赵云澜没再抬头,“怕折寿。”


“对不起...我当时...”


赵云澜截口打断他,第二次抬起头来看他。


“出去。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沈巍的眼眶瞬间红了一圈。


赵云澜平时一向是一副放荡不羁的性子,说话也没个正经。对他,更是连重话都没说过几句。沈巍看着赵云澜又低下头看那本卷宗,识趣的退出去给他关上了门。


大概是他现在身上的寒气太重了,沈巍走出来这一路,特调处没一个人敢上来搭一句话。刚才都还各自瘫在位子上的人都面对电脑奋笔疾书目不别视起来。远处的郭长城甚至冻得打了个冷战。


沈巍走出特调处的屋子,在门口的院子里停下,转过身对着正前方赵云澜那办公室,直直的跪了下去。


特调处的院子里铺的都是青石板,沈巍这一跪,“咚”的一声听着都疼。把门口收发室的老李吓了一跳。


特调处里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。大家突然不约而同的都站起来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跑路。


废话,斩魂使这一跪,里面的昆仑君受得起,他们可受不起。


赵云澜直接从办公室里走出来,“才几点?到下班的点了吗?都想早退吗?都坐下干活!”


没一个人坐下,斩魂使的大迷弟楚恕之甚至打算自己也跪下算了。


赵云澜看了门外一眼,叹了口气。一路径直走到沈巍面前,“你干什么呢?不嫌丢人吗?赶紧起来!”


沈巍低着头,一声不吭。


“起来!听见没有?”赵云澜伸手拉了他一下。


“我知道错了...”沈巍低垂着眼。


赵云澜气得冷哼了一声,偏过头。


沈巍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握他的手,被赵云澜一把甩开了。“你是不是觉得你每次算计我之后,只要装个可怜我就都会原谅你?”


沈巍抬起头,费力的看着他,眼底升起一层水雾。“昆仑...”


“你别叫我。”赵云澜不看他。


沈巍缓缓抬起手,朝赵云澜胳膊上晃了一下。赵云澜的镇魂鞭瞬间绕着他的胳膊显了出来,被他一把按住了。“你干什么?”


“你打我...”沈巍的声音支离破碎的,“别生我的气。”


“还用镇魂鞭,大人您对自己真下得去手。”赵云澜的手腕动了一下,鞭子便缩了回去。“可惜我不舍得。”


沈巍张了张嘴,眼睛里蓄着的水就快留下来了。半天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,只是重复,“我知道错了...”


赵云澜转身进了特调处。


大庆在门口最近的地方,大气都不敢出的凑过来,“主...主子...”


这只肥猫从来没有这样叫过他,赵云澜停下来看了他一眼。“你用不着这样,我的火不会冲你发。去把门关上。”又大声的喊了一句,“他愿意跪就让他跪!”然后回了他的办公室,门摔得外面马路上都能听见。


大庆战战兢兢的过去,把沈巍正对着的那道门关上了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天黑了,祝红看了一眼窗外,这些天日日下雨。正想着,黑云里突然一道闪电打下来。不过几分钟的光景,窗外已是倾盆大雨。


郭长城咽了咽吐沫,小声的开口,“沈教授还在外面呢...”


楚恕之直接把挂在一边的伞抓起来出去了。


沈巍的身上已经都被淋湿了,额头上本来固定在两侧的碎发也都被雨水打湿散落了下来,长一些的都粘在了镜片上。楚恕之直接把伞撑开给他打上,自己也跪在沈巍面前。“大人,很晚了...”


沈巍动都没动,“你进去吧,伞也收走。”


“大人!”


“我的话,你不听?”沈巍的嘴唇都白的快没有血色了。


楚恕之忍无可忍,直接走屋大步过去一把拉开了赵云澜办公室的门。“赵处,外面下大雨了!”


赵云澜正靠在沙发上看着窗户。“我知道。”


“大人他跪一下午了!”


赵云澜还是靠在那沙发背上,“你觉得,你都心疼他,我会不心疼?”


“那怎么...”


“我要他记住。”赵云澜转过身子,把桌上的水拿起来。“我要他好好记住,记牢了。我自己又不舍得打他,我也没办法。”


楚恕之的脸色发青,“他也是为了你好才消除你的记忆的。”


“是,为了我好。然后自己永远的归入混沌里,这世上没有一个人再记得他。”赵云澜把手里的杯子摔了出去。“他对自己永远这么狠!”


楚恕之没出声了。


良久,赵云澜站了起来,走出去了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他推开特调处的门,刚打算走出屋檐,沈巍便着急的抬起头来。


“你别出来,下着雨呢。”


赵云澜停住了,就站在那看着他。他的斩魂使,一刀下去,天地人神皆可杀。现在却褪去了一身的凛冽,就在雨里跪着,说不出的委屈可怜。


沈巍受不住他的目光,垂下了眼睛。


“你记不记得,当日你受冰锥穿心之苦,我说过什么。”


“你说,再有一次,就跟我翻脸...”沈巍当然记得,那一瞬间他仿佛觉得这句话刻在了他的胸口上。


“我说的话,都不会食言。”


“是...”


“可是你又算计了我,算计了自己,一次又一次。所以,”赵云澜停顿了一下,“你这回听好了,我只说一遍,你给我牢牢记住。”


沈巍抬头,透过被雨水打的模糊的镜片看着他。


“这是最后一次。再有一次,我就不要你了。”


一字一句,字字锥心。


沈巍像是被定在了那,半天一动都没动。他有生以来睥睨天下,永远只会因为赵云澜一个人的话心生恐惧到浑身发起抖来。


“说一遍。”赵云澜蹲下来,平视着他。


“不会再有下次了。”沈巍轻轻的呢喃道,“我保证。”


赵云澜深深的叹了口气,张开胳膊。


“过来吧。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就像当日在黄泉路口的时候,他冲他伸出手,缓缓的说,“过来吧。”


沈巍缓缓站起来,用尽全身的力气朝赵云澜温柔的笑了一下,然后朝他走过去。赵云澜伸手抱他,他轻轻躲了一下。


“我身上都是水,别弄湿了你衣服。”


“衣服湿了怕什么,别委屈了我宝贝儿。”赵云澜伸手摸了摸他的发顶。眼前这个人又变回了平时沈巍熟悉的,吊儿郎当的样子。他一把把他揽入怀里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“都愣着干什么呢?给我老婆拿毛巾啊!”赵云澜一嗓子过去,像是喊醒了整个特调处。


沈巍轻轻的推了他一下,耳朵又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。在赵云澜面前,他永远不像是活了万年的九幽阴冥处最深的那一抹煞气,永远都只会因为赵云澜的一句话而红了脸颊。他慌忙进了赵云澜办公室。


办公室的地上还都是刚才赵云澜摔碎的杯子的碎片。赵云澜去帮他倒热茶了,刚端着茶杯进来,就看见沈巍正蹲在那伸手去捡那些碎片。


“不用你收拾!”赵云澜放下茶,一把把人拉起来。


沈巍的手指尖果然是被划破了一块,正殷殷的冒着血。


“我可以用自愈之力。”


“不许用!就该给你疼着。”赵云澜忍不住伸手指他,“你说说你这个人,,,”


沈巍抬起头来看他,眼底仿佛是盛满了漫天的星辰。


赵云澜突然多一个字也说不下去了。


完了,他想,他昆仑君这一辈子都会被眼前的这个人吃的死死的了。


不过,也值了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End.


脑洞来源:







“你为什么要拿闪光弹闪我(´(エ)`)”
哈哈哈白哥坏笑

居老师真可爱(〃ω〃)

【最后时刻】

看溺海来的脑洞

ʕ•̫͡•ʔ•̫͡•ʕ•̫͡•ʔ•͓͡•ʔʕ•̫͡•ʔ•̫͡•ʕ•̫͡•ʔ•͓͡•ʔʕ•̫͡•ʔ•̫͡•ʕ•̫͡•ʔ•͓͡•ʔʕ•̫͡•ʔ•̫͡•ʕ•̫͡•ʔ•͓͡•ʔʕ•̫͡•ʔ•̫͡•ʕ•̫͡•ʔ•͓͡•ʔ

“唔...”
你吻上了许墨的唇,当然,是闭着眼的,所以你也没看到许墨那一瞬间眼神里的风云变幻:错愕,深情,与认命。
许墨附身将你抵在透着鱼群的玻璃上
“现在..你逃不掉了”
许墨一下掌握了主动,你手揽上眼前少年郎的后颈,加深了这个吻,许墨身上海盐和柠檬的味道将你包裹
“即使前路万般艰险,我也甘之如饴”
许墨温柔的笑着,顺了下你的头发
“这么相信我?”

“Ares,还不动手吗?”一个有些妖艳的..男子带着约摸9个人忽的出现在你们面前,许墨下意识的把你护在身后
“哟,你这是入戏太深呢,还是情难自控呢?我的Ares大人”男子一手叉腰,另一手有点兰花指的意味指了指许墨
许墨平静的看着眼前众人,缓缓说到
“不愧是queen ,除了Helios都来了”

“既然你舍不得,那便只有我们来了”话音刚落,妖艳的男子两手一挥,带满粗壮尖刺的荆棘破水泥地板而出,把你和许墨隔开

你被迫向后倒去,摔在了地上,身上的疼痛把你从一片混乱中拉了回来
“许墨是...黑天鹅的人”
“原来一直想杀我的,是他吗?”
你被眼前的真相惊得不住的捂住嘴掉眼泪
“咔咔铛铛”
许墨用evol使荆棘震裂开来
“我的猎物,你敢动手?”许墨难得将情绪鲜明的表现在脸上,饱含怒气的眼神盯着领头的那个男子
“King等不及了”
来的那九个人均开始使用各自的evol,许墨一人自是招架不止,但还是拼尽全力的在阻挡着众人对你的伤害,evol值波动太大,即将到达临界点
“Ares,别这么执着”妖艳的男子叹了口气又略带玩味的说到
你不知道如果你身体里所谓的queen的能力被激发了会带来什么后果,你也不知道如果你此刻被带走,BS会对你的身体做什么改造
你感到恐惧,泪水抑制不住的往下流,全身克制不住的剧烈颤抖,忽然你感到剧烈的头痛,眼前的景象模糊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血红,前面好像躺着两个人,你努力的想看清楚,眼前的景象让你的心如同被扔进绞肉机一样剧烈的头痛,呼吸变得困难——许墨倒在血泊中,一只眼沾满血迹,周棋洛脸色惨白,口型像是在说着
“别怕,没事了”

“咳!快走!”
许墨嘶哑的这一声将你从梦境拉回现实,你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向后跑去,有三人便立刻瞬移到你面前,许墨瞪大了眼,用全部的evol将你与危险隔绝,熟悉的白色屏障包裹着你,剩下六人的evol同时失去阻挡作用在许墨的身上,许墨被压得跪地,脖子与手上的青筋暴起,想使用瞬移让你先走,却又不断被其他evolver打断
你跪在白色屏障围成的球体里,疯狂的拍打着屏壁,崩溃的哭着
“许墨!许墨!不要让我一个人走!”

许墨朝你微笑了一下,脸上的汗珠沿着他脸的轮廓低下

忽的,压在许墨身上的evol消失了,他反应迅速,将你瞬移到别处
你离开的那一秒,看见BS的人神情奇怪,同时暧昧的盯着暗处,一个人走了出来,他用蓝色的眸子看着你
“薯片小姐,要保护好自己喔”

数小时后 城郊一处废弃仓库内
“Ares,Helios,背叛组织,立刻抹杀”
“是,King”

【小学数学替我省钱系列】

已经氪了265RMB

也就是说我每天付出4元连续付6日共计24元就可以氪到沸腾ʕ•̀ω•́ʔ✧

就是时间比较长得等到七月六号才拿的到

没事穷逼学生党表示已经非常开心了ʕ•͡ω•ʔ

白起我还是爱你的ヾ(´(エ)`)ノ゙

ʕ•̫͡•ʔ•̫͡•ʕ•̫͡•ʔ•͓͡•ʔ

【R18】你和白起的周年纪念

摸了一张小破车 见评论

渣文笔自知对不住白夫人们

<(_ _)>
鞠躬

喜欢就大声告诉我,我不会太骄傲的ʕु•̫͡•ʔु ✧
不喜欢就悄咪咪的告诉我,我会改的

大圣娶亲

  我叫悟空,我是清北中学是的一名初中生,我有一个暴躁且恐怖的数学老师,在我们数学老师的课堂上,就连年级第一的女学霸,都是一手心的冷汗。是的,我是她的课代表——大概我看起来很老实。
  又是一个普通的炎热的下午,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在数学课前去办公室接数学老师,之所以沉重,是因为我又没有按时去抱数学作业,嗯,又要被骂了。
  当我无奈的踏上去上办公室楼的第一节台阶,我感到有人轻轻的拽了一下我的衣袖,我转身过去,一个还在有些喘的姑娘两只手拉着我的衣袖,轻轻的晃了两下,对我说了些什么——好吧我承认我脑子嗡嗡的什么都没听清,脑海里都是她透红的脸颊,和含水的眼睛,我只记得我莫名其妙的说了句好,转身走上办公室,心头的老鹿在抽风。
  她是我的同班同学,近水楼台先得月,好吧也没有先得多少,在经过一年多的努力之后,她说她喜欢上我了。
  今天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三百天之后的那个星期天,晚上八点三十一分,我们在喜茶里面喝冷饮,她坐在我的对面,穿着白色的jk,素色的裙子到膝盖之上五公分,笑靥如花,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,我感觉很美好。
  我叫悟空,我没有戴上金箍才能救梦中情人却不能娶她的遗憾,我们之间没有相距五百年,没有如来和牛魔王的阻挠。
  一切是那么平淡美好。